南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送葬诗歌 第一百一十八章 袭来的怪异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3月30日

送葬诗歌 第一百一十八章 袭来的怪异

头dǐng是压抑而封闭的虚假“天空”,看不到太阳的影子,只有昏黄的余晖在石造地窖中留下黯淡的余光。

倒着十来个卡特里斯学院不同系别所属学徒的地窖中,只有莉琪一人沉默的伫立着。代表卡特里斯学院理论系的制服松松垮垮的披在她身上,乱翘的头也被她随手扎成了像是马尾巴一样的辫子

她的脚边滚落着一个具有人形的躯体。

仿佛是工匠拙劣的手法所模仿人类外型的产物,抽象的银色圆滑的勾勒出一个怪诞的身体轮廓。相当于人类双眼及嘴巴的部位,只各镂了个圆形的空洞,漆黑的空洞里似乎翻涌着黑色的粘液。

人形的造型相当诡异,圆滑的肢体在尖端处是锋利的尖刺——脚也好,手也好,这些地方全都是冰冷而尖锐的锥状体。但那奇怪的东西目前已损坏,缠绕的破烂黑布被挑开,银色的身体也被钝器击裂。

从外壳上的伤痕中散落了一些有金属光泽的碎屑,透过细密的裂纹,可以隐约看到一些内容物——那是些不知该説是器官还是零件的东西,粘嗒嗒的黑色粘在银亮的金属外壳之下,遮盖住低下同样是银色的块状物。

“这是什么鬼东西……还有这些,是金属么?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冷冷地俯视着倒在脚边的异样人形,莉琪自言自语,“难不成是机工人偶?也不对,看起来并没有机关结构。也缺少动力核心……”

莉琪手中拿着一杆比她还高的木杖,这是她刚才随手从脚边散落的施法器具中捡起来的。如今一端持握在瘦小的少女手中,另一端则陷入了那亮银色异形的胸口。人形身上所受的上基本都是被这木杖敲打出来的。

像是为了解答她的疑惑,被她用木杖打翻的异形再度挣扎起来。闪烁着银色金属光芒的躯体像是被丢到了岸上的鱼一样疯狂的扑腾着,挥舞的尖锐肢体试图扭断押在胸前那杆粗陋的木头棍子。

“你就不能死的干脆一diǎn么?”

莉琪叹息一声,一脚猛地踩到了银色人形的胸口上,然后将抵在它胸前的木棍抬起,然后再以更大的力量快刺下。

砰!砰!砰!

贯刺的声音无数次回荡在地窖之中。

木杖就像长枪一样刺下,圆弧的尖端一下接一下的撞上人形银色的外壳上。不断出沉闷的回响。每一下刺激都能准确无误的命中同一部位,按着固定的节奏,有如打桩机般执着的刺下每一次攻击。

扰人的金属声就像是悲鸣一般。金属框架出变形的惨呼。在莉琪的不断攻击下,那粗陋模仿人类的面孔被木杖贯穿,代表眼睛与嘴巴的空洞早就已经被不断扩大的裂纹遮盖,变成一块巨大的裂口。

银色的人形怪物脑袋被莉琪手中的木杖打得四分五裂。如果是活物的话。想必已经一命归西了,而这银色的人体也确实停止了挣扎。装在它脑袋里的黑色流质随着最后一下全力贯刺喷溅而出,混在漆黑的重石砖上。

刹那之间,黑色的粘液陡然溢出,那具银色的人形却粉碎了——就如同字面意义一样,碎成了难以计量的微小粉末。明明地窖内没有一diǎn风,那些泛着银光的粉末却像被风扬起一般飘散起来,消失在莉琪的眼前。

银色的人形灰飞烟灭。顷刻间就消失在莉琪的眼前。敌人已经消失了,但那像混入钟声的细微金属声却并未停下脚步。令人不快的金属摩擦声逐渐变得越来越急促,正确实地朝这个大厅接近。

“居然还附有自我分解的机能,真是一diǎn都不留痕迹。是个做刺客的好材料——但这究竟是么玩意?”

就在莉琪自言自语的瞬间,一阵寒意笼罩了她,感到不妙的她反射性的一矮身,觉脑袋上闪过了“咻——”的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眼角的余光清楚的捕捉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瞄准了她咽喉的闪光。

一个歪曲的漆黑影子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身后,无声地逼近莉琪。他浑身被褴褛的破布包围着,悬浮在半空的身体中伸出了几只类似大型镰刀的钩爪,如果将它们拆下来,一般人类要搬运起恐怕都有困难。

刚才瞄准莉琪脖颈的斩击正是由其中一只钩爪挥出,一击挥空并不代表它结束了攻击,紧随其后的刀刃仍在朝莉琪逼近。犹如巨镰的钩爪抡出了一道弧月状的轨迹,刀光扫向莉琪的腰际。

但在那刀刃即将挥下的前一刻,莉琪立刻往前踏出几步躲开了它的攻击。趁着黑影因为连续攻击扑空而僵硬时,莉琪迅地转过身,紧握着手中木杖的末端自下而上地扫向身后那飘忽的黑色阴影。

木杖划破空气,“唰——”的一闪而过,击中了漂浮在半空中黑影的身躯。但是从木杖前段返回到莉琪手中的感觉很奇怪。

“没用?”

承受了木杖挥出的一击,黑影的身体只是轻微的摇晃了一下,出空洞的呼呼声。莉琪用魔力强化过的木杖能够击碎组成刚才那个人形怪物的躯体,却在攻击这扭曲的黑影时就像打空气般毫无效果。

毫无损的黑影已经缓过劲来,几枚巨大的刀刃在空中转了个圈,盘绕在黑影周边旋转了起来。这时莉琪才注意到这些刀刃并非由黑影中伸出,而是由一道犹如影子一样的“锁链”连接到那团褴褛的破布中。

后撤两步,莉琪用木杖隔开了旋转袭来的刀刃,趁着这个机会,莉琪再一次审视了这个不知从何处袭来的黑影。褴褛的黑布无风自动,而在这些黑布的中心,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实体存在。

这莫非是亡灵?

亡灵的直接攻击当然没办法攻击到生物的物质躯体,但是这不意味亡灵没办法干涉到物质的事物。已经有很多法术记录过亡灵利用魔力后可以控制一些无生命的物体,比如拾起砖石或是兵刃。

而如果是亡灵,它们的躯体的确没办法被物理攻击影响。

“那如果是这样呢——”

以带有些揶揄的语气低喃,莉琪又后退了一步,同时将手中的木杖转了一圈,就像握住长枪一样压低了重心瞄准黑影的中央刺去。灌入木杖中的魔力让它散着异样的白光,顺着长枪所指的方向冲向黑影。

呲!

泛着魔力光辉的木杖刺入黑影的身躯,出了如同沸腾油锅中放入油炸物一样的声音,一种蛋白质燃烧的恶臭飘散到四处。黑影一阵抽搐,想要向后逃去,但是莉琪立刻将木杖上的魔力如炮击般朝黑影释放。

顿时,遭到魔力零距离直击的黑影歪曲了,有如断线人偶般当场落地。身上那些褴褛的破布一diǎndiǎn散落。

黑色的气体从被褴褛黑布包围住的躯体中解放出来,顺着莉琪挖开的竖坑涌向黄昏色满溢的修道院庭院中。接下来,从黑影中脱离的刀刃与破布也开始崩裂,最终化作了灰尘状的细屑飘散在空中。

最后,歪曲的黑影融化了,与出现时一样毫无预期地消失,在它彻底毁灭前的最后一幕和方才被她敲碎脑袋的银色人形怪物消散时几乎一样,那些本来应该会留下的残片在怪物被消灭时也会化作飞灰。

“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虽然不像是假货,但是战力确实不怎么样。”

面无表情地看完这一幕,莉琪随性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木杖,让手适应用木杖击打实体的感觉。击倒两个异形怪物的手感还残留在手上,可是它们最终消失的样子让人很怀疑自己刚才究竟打倒了一些什么东西。

这杆木杖只是简单的用廉价的木料做成,粗糙的表面似乎也在説明它的制作不精。从它的样子看来,就算有人説它是被从拖把上取下来的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粗陋的材料无益于施展法术,就算拿来战斗也只是聊胜于无。

她很想换个东西来用用,不过在这间地窖中实在没有能算的上是“武器”的东西。手中这根木杖虽然是随手捡来的东西,但是使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至少比其他人手中那些要好得多了。

这些人真是怎么闹也闹不醒,莉琪和来袭的敌人两次交战时出了不小动静,而他们始终未有醒觉的迹象。有趣的是那些怪异的敌人并没有把他们当做攻击的对象,就算他们明显没有一diǎn反抗的能力也是如此。

细密的金属摩擦声依然还在持续传来的钟声背面响起,这些声响无疑意味着还有更多的敌人隐藏在周围。

莉琪感到有些倦烦地拨了下额前的头:“话虽这么説……这下子竟让我碰上了这种有些麻烦的处境,看来预定是必然要被打破了啊。不过算了,就让我期待一下吧——还真是希望那个制造出这个法术的家伙不要让我感到无聊才好。”

不变的昏黄盖满了修道院,在斜阳之光下投射出的阴影,静静地掩盖了修道院四处浮现的怪异们的痕迹。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盐城治疗癫痫病方法印度希爱力和希爱力选哪个大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表现
痛经经前如何调理
如何预防颈椎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