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三界好公仆 第217章 老鹰一般的小雀雀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5次 时间:2019年06月09日

三界好公仆 第217章 老鹰一般的小雀雀

丁山早已拨好了张山山的号码,老人机揣裤兜里,手指按在拨出键上。猛听见保安一声大叫,丁山浑身一哆嗦,手指就摁了上去。

拿金属探测仪的保安甲皱着眉头看了过来,“你咋咋呼呼地干什么?老丁是老司机了,又不是头一回来!你是组长,还是我是组长?”

“组长,嘿嘿,您是组长!我看这小子哆里哆嗦的,不像是好人!”拿橡胶棒的保安乙嘿嘿地乐,竖起橡胶棒顶了顶帽子。

车厢里,老司机迷惑地看向小胖子。小胖子的嘴唇哆嗦着,小眼神却很无辜。

“好了,进去吧!”组长的权威得到了尊重,保安甲瞪了保安乙一眼,大义凛然地挥手放行。

老司机满脸堆笑,放下车窗玻璃,点头哈腰地朝着保安甲敬了个礼,也没忘了给保安乙赔笑。

随后踩离合挂一挡轻给油,油罐车缓缓地驶向二道门。

这时,小胖子的裤兜里却传出了嘹亮的喊声,“喂?小胖子!你怎么了,被发现了吗?你倒是说话啊,浮云,上浮云!哎?浮云呢,云逸你看见浮云了吗?”

保安甲身体一僵,保安乙却是兴奋起来,就跟捡了宝似的,“有情况!我就说嘛,有情况!嘿嘿,你是组长!”

又有两个保安从岗亭里跑出来,围住了油罐车。保安甲面色铁青地看着老司机,侧了脑袋朝肩膀上的对讲机呼叫,“一号!我是八号,呼叫一号!有情况,请求支援!请求火速支援!”

驾驶室里,老司机迷惑地看向丁山。

小胖子脸上的肥肉一个劲地跳,下意识地抓住了车门把手。

“嘭!”

保安乙挥起橡胶棒猛地砸在了驾驶员一侧的车门上,气势汹汹地叫道,“给我滚下来!”

老司机还没来得及反应,车门就被拽开了,保安乙一把将其拖了出去。那边一个保安也在嘭嘭地砸车窗,另一个保安猛拽车门。小胖子也被拖了出去,落在地上变一滩。

保安乙给了老司机一棒子,又蹬蹬蹬跑到小胖子这边,抡起橡胶棒就打,“我就说这小子不对劲!你特么……啊!”

橡胶棒没砸到小胖子身上,保安乙却飞了出去。

随即小胖子腾空而起。

另三个保安目瞪口呆,这是几个意思?

小胖子会飞的?

好吧,不是小胖子会飞,小胖子是被人拎着飞。

一个身穿白衣的高挑女子,单手拎着小胖子,脚尖在地上轻点,瞬息远去,不见了!

“哎呦!怎么了?刚才怎么了?你们谁,谁特么砸我肩膀上了?”保安乙揉着肩膀跑回来,看向三个小伙伴的目光里充满了愤怒,橡胶棒也不见了。

三个小伙伴却是没有理他,很整齐地瞧着西北方向。

那边什么都没有

三界好公仆  第217章 老鹰一般的小雀雀

保安乙恍然大悟地叫道,“跟老子玩什么里格楞?到底谁特么打的老子!老子跟你们没完!哦,你们故意把人放跑的对不对?”

三个小伙伴同时转眼看向保安乙,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另一侧,被保安乙拽下来的老司机撒腿就跑,嘴里还慌乱地叫着,“艾玛!等等我啊,卧槽,这特么咋回事啊?”

身为组长的保安甲最先醒悟过来,举着金属探测仪就追了上去,“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二道门里面又有六七个保安呼哧呼哧地跑了过来,带头那人穿着西装敞着怀,边跑边喊道,“八号,八号!怎么了?”

“追!追啊!队长,是我先发现的!”保安乙揉着肩膀跑到西装男跟前报功,也没忘了告状,“我却被他们砸了一棒子!就是他们仨当中的一个,我没看清楚,结果两个人就跑了!我怀疑他们故意的!”

西装男看看跑在前面的保安甲,又看看赤胆忠心的保安乙,工作思路还是很清晰的,“先追!抓住他!”

身先士卒地追上去时,西装男还举起了对讲机喊道,“二号!呼叫二号,我是一号!敌人向你方跑去,注意拦截!给我拦住了!”

在西装男的带领下,十余个保安呼啦呼啦地追了过去,也包括轻伤不下火线的保安乙。老司机拼命地跑向大门口,却见大门口有四五个保安大呼小叫地围了过来。

老司机无辜又无奈,也只好调头朝另一个方向跑去,没头苍蝇一样……

越野车旁边,听着里传来嘭嘭嘭的巨响,张山山急得直跳脚,云逸却有些恍惚,“浮云在这啊,刚才还在的,就一眨眼……”

“嘭!”

身后突然一声轻响,张山山被吓了一跳,黑灯瞎火的也没看清楚,只见白浮云若无其事地站住那里,张山山赶紧发了命令,“浮云,你刚才哪去了?快上,快上啊!小胖子果然被人发现了!”

白浮云拿脚尖踢了踢。

摊在路边上的小胖子出声了,“啊啊啊!咦,我这是在哪儿?哦哦,怎么没事了,保安呢?”

“啊?你这是把人给救出来了?”张山山难以置信地看着小胖子,顺道也拿脚尖踢了踢。

小胖子倒是被提醒了,“我叔,我叔还在里面!”

卓锦厂内很热闹,隐约有叫喊声传出来,云逸拨打了110,请求支援。

小胖子抱住了张山山的小腿,“救我叔啊,我叔被人抓住了!”

张山山看向白浮云,白浮云高高挂起。张山山摆脱了两下没脱开,“别急!这不报警了吗?你先起来!”

小胖子很努力地站了起来,两条腿还很软。没等他再说什么,就听张山山的响了。张山山接的声音颇有些惊喜,“于乐啊?出了点小意外,嗯嗯……啊?好的!”

说着就抬头看向了夜空。

小胖子闭了嘴,云逸还在看卓锦厂,白浮云也看向了夜空。

一只老鹰蓦地出现,随后径直降落,踩在张山山的肩膀上。

“啊——”张山山不由自主地晃了晃,惊叫出声。

小胖子身体僵住,云逸也目瞪口呆,这又是什么情况?

“快!拿出来!”张山山僵硬着肩膀,指着小胖子喊道。

小胖子莫名其妙,好的,我拿!我拿……我拿什么啊?

“摄像头!”张山山边说边上手,小胖子哦了一声,配合着张山山往外拽偷拍器材。

摄像头用细电线连着香皂大小的主机,主机里有电池和存储卡,本来是别在小胖子的腰带上的,终于完整地摘下来举在手上,虽然小胖子还是不明所以。

随后却见张山山试探着抬手,把老鹰从肩膀上托了下来。这老鹰有公鸡大小,看上去得有五六斤重吧,张山山托着都有点儿费劲的,或者也是怕被黑乎乎边缘银亮的鸟喙给啄一下。

云逸瞪大了眼睛,这好像不是老鹰,看样子像是……麻雀?

白浮云淡定地上前,从张山山手上接过了老鹰……状的麻雀,还亲热地抚摸了一下,分明是熟悉的。麻雀对白浮云倒是没那么亲热,只是岁月静好地站在那里。

张山山试探着把主机绑在老鹰的一只爪子上,刚好用上了那条细电线。而后把摄像头挂在爪子下面,调整角度对着下方拍摄。

随后白浮云把手举高,麻雀双翼展开,随着扑棱一声,有狂风从上往下刮过,吹乱了众人的发型。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老鹰消失,小胖子甚至忘记了救他族叔。

张山山结结巴巴地解释,或者是在自言自语,“于乐打过来,让我把摄像头绑在……小雀雀的爪子上。我的妈呀,麻雀怎么能长这么大!”

这个是,小雀雀?

众人看向白浮云。

白浮云崖岸自高地看向夜空。

东方一线鱼肚白,几颗星斗在眨眼睛。

卓锦厂内已经乱成了一团。

十几个保安拼命地追赶老司机,老司机没头苍蝇般地到处乱窜。

山村人到底是身体强悍,即使人到中年了,肚子不小了,老司机还是没那么容易被人逮着。

小雀雀升空后飞入卓锦厂,又降低到七八米的高度上,飞在老司机头顶上。老司机身后是一群高举着各种武器的保安队伍,象极了旧社会吹着哨子举着棒子抓人的巡警。

一大串人越过大大小小的油罐车,以及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司机们,围着地沟油仓储区绕圈子。

司机们还指指点点地议论,“咋回事这是?好端端的怎么还抓人了?”

另一个司机就比较明白,“八成是往油里掺水了,我跟你说油比水重!啊算了,不跟你说了,没点儿职业道德!不讲良心能把买卖做长久吗?”

地沟油仓储区内,有几个半埋在地下的巨型油罐,露在地表上的部分还有三四米高。

外面很热闹,里面的工作还是要继续。工作人员采样化验之后,司机把油罐车开到地秤上,工作人员记下读数,司机从油罐车尾部扯出一根管子,把地沟油注入巨型巨型油罐中……

一辆涂装警车开到了卓锦厂门口,下来两个警察,都有点睡眼惺忪的。年轻协警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谁的报警?”

警卫室里跑出来两个点头哈腰的保安,“没事啊?我们没报警!这里没事的,警官辛苦了!”

“我报的警!你好,我是沽阳市藏马镇派出所民警云逸。”越野车开到了大门口,云逸从车上下来,招呼两名警察同志。

丁山随后跳下车来,大呼小叫的,“警察同志!我叔,我叔叔在里面,他是地沟油贩子,保安正在抓他!”

“什么镇派出所的?”中年警察没搭理丁山,反倒是皱着眉头打量云逸。

你们镇派出所管得挺宽啊,我还以为这是我所的辖区呢。

猜你喜欢